加入收藏在线咨询
位置: > 环亚娱乐娱乐 >

去年戛纳华语片独苗上映了,这个异乡人的故事能戳到正在漂泊的你

作者:admin时间:2018-06-18 14:07浏览:
去年戛纳华语片独苗上映了,这个异乡人的故事能戳到正在漂泊的你吗? 原标题:去年戛纳华语片独苗上映了,这个异乡人的故事能戳到正在漂泊的你吗? 【版权申明:本文为@影吹斯汀 独家原创稿,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抄袭or转载,违者必究!】 今年的戛纳电影节正在火热进行中,几乎每天都有国内明星的新动态从遥远的法国滨海小城传来,戛纳似乎已经被“攻占”。 虽然这些与电影节毫无瓜葛的明星们抢了大量风头,但其实今年的“中国元素”实力不俗,既有在主竞赛单元作评委的张震,又有入围主竞赛单元的《江湖儿女》,还有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等华语片以各种形式入围。 去年第70届戛纳电影节,则惨淡得多。华语片的关注度远不如今年,只有入围了“一种关注”单元的《路过未来》,作为华语片的“一根独苗”而存在。 过了差不多整整一年,李睿珺导演的《路过未来》今天正式登陆全国艺术联盟院线专线放映,姗姗来迟。 没有大面积铺开,只能在一定范围内放映,略有遗憾。 所以要不要借此机会,假装一下在戛纳看竞赛片?(虽然穿越了一年吧,那我们就“路过过去”。) 《路过未来》讲的是在深圳长大的打工者耀婷(杨子姗 饰)在遭遇了一系列家庭变故之后,遇到了同样在深圳混口饭吃的甘肃老乡新民(尹昉 饰)。甘肃,是他们俩都回不去的故乡;深圳,是他们俩都留不下的他乡。在命运的安排下,两人共同经历了人生的一程。 虽然去年入围了戛纳电影节“一种关注”单元,但国内反响一般,豆瓣评分只有6.5。 想必很多观众内心有所纠结,看到入围戛纳,觉得可以围观一下;看到评分6.5,又很犹豫要不要买票。 看完这篇,再做决定吧。 对民生的关注,对生存的焦虑 会去艺术院线联盟看《路过未来》的观众,相信对导演李睿珺不会感到陌生。 这位出生在甘肃的80后新锐导演,关注的是社会民生,平凡人物,他曾经执导过讲治理沙漠的孤独老汉的《老驴头》、讲行将就木的老木匠的《告诉他们,我乘白鹤去了》、讲穿越千里荒漠的两个小男孩的《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》,这三部作品的故事都发生在甘肃农村,聚焦的是留守在当地的老人儿童的物质与精神世界。 这一次,李睿珺把镜头聚焦到了青年的身上,聚焦到了繁华的都市生活里。 本以为,在这个群体身上,我们会看到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身上不一样的希望和光芒,只可惜,从他们身上看过去的,依然是无望。 甘肃的李睿珺,容易让人想到山西的贾樟柯。 他们身上似乎都背负一种“为家乡代言”的使命感,不仅不介意出生地的标签,还反复加深对标签的强调。 也许是生长其中,更能洞察当地的细微变化、更愿意讲述当地的故事。 《路过未来》的风格和主题与李睿珺导演的前几部作品一脉相承,表达的是对民生的关注和对生存的焦虑,主人公依旧是社会底层的普通人。 我的第二个电影《老驴头》讲西北的农村,他们的儿女都出去打工了,老人在面临土地改革的时候,想要自己如何解决生计的问题,说的是这些留守老人精神问题,子女不在打工去了,没有人跟他可以沟通,只有孙子、孙女。 然后到《水草》,爷爷去世了,姥爷去世了,年轻的孩子长大了,他们要骑着骆驼去远处找他们自己的家,找他们在外地打工的父母。 这些电影一直在讲他们的父母断层的这一代人,都是去外面打工的,所以说他路过未来是很正常的,讲到老人去世了,很顺其自然讲到了父母,真正这些在外面打工的父母,生活过得到底怎么样,他们的子女怎么样,他们这是一个顺其自然的过程。 很多人议论,只有展现中国社会丑陋面的作品,才能在国际舞台上占得一席之地,导演们爱靠拍国家的“丑”、展现社会的落后面和丑陋面,换取自身的荣誉。 导演李睿珺则说,自己很反感“贩卖苦难”的说法。 《路过未来》的主角,是背井离乡,在大城市里被称为“外来务工人员”的底层人民。李睿珺说:“中国的农民工总量高达2.8亿人,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群体,平均下来每六个中国人里面就有一个是农民工,但影视作品基本“屏蔽”了这群人。” 如果说“贩卖苦难”的重点在极致的煽情和苦情中,那李睿珺只是客观冷静地展示了苦难,纪录了苦难,因为现实生活中,充满了苦难。 李睿珺说,中国的电影银幕不应该缺失对这些群体的关注。他希望唤起人们怜悯的,是他镜头对准的这些人群,而不是他的电影本身。“我的电影不需要怜悯”。 《路过未来》是李睿珺拿到的第一笔大投资制作------1000万元,是之前几部独立电影投资的几倍,还请来了明星班底杨子姗和尹昉等,制作上略有升级(毕竟也只有一千万),但导演的个人风格依然很突出。 无根的一代,漂泊是他们的归属 以耀婷和新民为代表的“漂二代”们,是无根的一代,既不属于城市,也回不到故土。 他们跟“北漂”、“沪漂”们,有一定的相似之处:都在大都市努力打拼,希冀有朝一日能够站稳脚跟,争得一席之地。 但他们又跟“北漂”、“沪漂”们,截然不同。 “漂”,对他们来说,不是选择,而是命运。 早年跟随进城打工的父辈来到城市的他们,并没有得到大城市良好的教育,这让他们打不破命运的轮回,只能重复父辈的命运。 有一个流行的词,叫阶级固化。 “漂二代”们和他们的父辈,都是城市的建造者,建设了无数的房子,却没有一套属于他们自己。 对老一辈“漂一代”来说,养活自己拉扯大孩子已属不易,对子女的教育,心有余而力不足。 几乎接受不到高等教育的“漂二代”们,有的是车间里流水线上的女工,有的是在医院“攒人头”的小混混,没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。 跟大学毕业留在城市从事白领工作的小镇青年都没法比。 而且,小镇青年尚有“逃离北上广”的资本,十八线县城的小家,一直为他们敞开。 “漂二代”们没有根,漂泊是他们的归属。 耀婷,只在办临时身份证的时候回过一次甘肃老家。而对新民来说,老家只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地名。 虽然是年轻人,可是他们身上有希望吗? 没有。 在喜欢贩卖爱情和回忆的青春片里,总有一剂强效致幻剂:只要有梦想,有壮志雄心,未来就一定能成功,一定能出人头地,扬眉吐气,让曾经的ta高攀不起。 《后来的我们》是童话,《路过未来》才是生活的现实。 早些年受过良好教育的大学生或许还有人生翻盘的可能,但就算重点高校毕业,更多的人也只是拿着一份勉强过得去的薪水,在娶妻生子、买房买车的精打细算中过着平凡的日子。 对没有上过大学的外来打工者来说,人生的轨迹早就定格在那里了,连“停薪放假”一周都是一个大事儿,得去找“80块钱一天发传单”的兼职来顶替。 更不用提应对生活中的重大变故了。 片中耀婷有一个关系较好的工友,喜欢打扮,讲究时髦,生活最大的开销就是整容。 也许对没有受到过良好教育的底层女性来说,“整容”或许是投资回报率最高的一个选择,就像耀婷工友,心心念念要等整容后嫁个富豪。 住工厂宿舍的耀婷还有一个关系不错的舍友,红姐。 红姐的老公是工地上的建筑工人,两人平时都住在各自的集体宿舍,每月只能约好时间过一次夫妻生活,但在深圳没有家的他们,连开房的钱也舍不得花,红姐的宿舍舍友每次都只好“知趣地”恰好有事。 但如此艰辛勤恳的付出,小心翼翼的生活,会换来什么样的“回报”呢? 耀婷的父母就是答案:年纪大了,生产效率降低了,工厂就会毫不留情地把你一脚踹开。 加上身体抱恙,耀婷的父母只好回到甘肃老家,即便如此,他们也无法获得有尊严的晚年生活,依然要靠出卖自己的劳动力艰难地活下去。而更悲剧的是,常年生活在城市的他们,也无法回到农村的土地上贩卖劳力了。 “无业游民”小混混新民从事的工作,更揭开了大城市里阴暗的一幕。 新民是个“中介”,靠给药厂“拉人头”赚点提成,他的目标客户都是和他一样的贫困年轻人,药厂把这些身体健康的年轻人当做临床试验的小白鼠,招募他们“以身试药”,而底层边缘群体非常乐意挣这笔快钱,毕竟“躺着睡一觉什么都不干”就能挣接近一个月的工资。 生龙活虎的年轻人,通常低估“健康”的价值。 你可以气急败坏地骂他们短视,可是又拿不出更好的“兼职”方式。 生活中找不到出口的死胡同,电影也没有试图给个解答。 电影的结尾,已被城市生活压迫得千疮百孔的耀婷和新民坐上了返乡的火车,没有人知道,他们只是“回去看看”,还是就此打算彻底离开。 城市,让他们看起来和山沟里的农村人那么地“不同”,然而这样的“不同”,却不是他们能企及的出路。 展示社会困境有余,情感动人不足 如果看了上面的介绍后你打算去看电影,还需要做好另一个心理建设:片子有点闷。 《路过未来》确实包含了大量的社会问题,但导演似乎压根儿就没想要把这些素材整合得让人泪流满面,感动不已,也没有深入某一点去挖掘本质,囿于面面俱到的泛泛而谈中。在影片四平八稳的舒缓叙事里,强烈的矛盾冲突和情绪爆发非常有限,好几次我都以为要结束了,结果还在继续。 所以看片过程中难免觉得枯燥、乏味、冗长。正如《好莱坞报道者》去年在戛纳对这部影片的评价:人物的形象不够丰满,命运归宿也有一点老生常谈的感觉,对中国工人的刻画真诚却不够细致。 对普通观众来说,平缓的叙事和温吞的节奏是对耐心的一个巨大考验。 虽然电影的宣传主打异乡漂泊,轻声温柔地问“你在他乡还好吗?”,但如前文所言,“漂二代”和“大学毕业后选择在北上广深工作的人群”并不在同一个轨道里,所以他们的苦难也很难引起新一代“漂”们的共鸣,耀婷交友的保守和谨慎,新民对朋友的仗义与付出,都显得与速食时代的”约“生活格格不入。 这一特质,也许是电影与众不同的宝贵,也许是电影难以获得大众共鸣的异端。 哪怕放在现实主题题材堆里,《路过未来》也是国产片中少有的一部至真至朴之作。 如果附近恰巧有排片,还是推荐一看,哪怕假装在去年的戛纳。但如果你喜欢快节奏、强故事类型的影片,《路过未来》也许对你是个煎熬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: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 阅读 ()

电话:86 1317 3122242
传真:1317 3122242
邮编:276826
地址:中国 山东 诸城市 开发区工业园